老公叫景至

追随 前言


训诫预警 不喜勿入

-主打师生 甜

-为了纪念 人物是不存在的的 也是存在的

-林 雪 黎 是三个人 中学大学研究生

  华峰是华峰 


尊重(六)


“老,老师,对不起……”站着的人低着头小声说,手还不安分的攥着衣角,反复揉搓。

林雪黎注意到了他的动作,很熟悉。八年前,每一次,当他不认错又怕自己生气的时候,才会下意识的去做这个动作,可能华峰自己都没意识到。

冷笑,写在脸上明晃晃的冷笑。

华峰心灵感应般的抬头,正好对上林雪黎灼灼盯着他的目光。

“我……又给您添麻烦了”一句话说的亲飘飘的,华峰都怀疑他的林老师是不是真的听到了。

林雪黎扶在门框上的手紧了紧,绕过眼前的人去了厕所。

回来的时候,人还在门口站着,头像要埋进身体里。

“进来吧,把门带上”径直坐在桌前的椅子上,转个圈,像华峰第一天来似的,朝着沙发抬抬下巴“聊聊”

门口的人挪了挪脚,进门,关门。不动。

“坐那”

“不用……”

“坐着!”语气已经带了几分冷厉。

华峰没来由的抖了抖,动作快于脑子,跨一步虚坐到沙发上,屁股只占了沙发的1/4,看着累人。

“没受伤吧?”摇摇头。

“你今年也有22了吧?是个成年人了,什么事,值得你在课堂上动手,我也听听”

“……”

沉默到林雪黎确定眼前的人不会开口,才将椅子转回电脑前,打开文档开始写教学计划“你不想说,我也没有逼问的必要。回去吧,去给王老师道个歉,在他的课堂上打架,你打的又是他的学生,不管怎么样,都是不应该的。”

坐着的人没动。

办公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有林雪黎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

华峰坐着,想开口说句什么,又生生卡在喉咙里说不出口,只觉得如坐针毡,恨不能变成林雪黎办公室那株盆栽。

两下敲门声,王教授爽朗的声音“小林啊,是我”。林雪黎随即点了保存站起来开门,“师兄您怎么过来了,我一会给您送过去就成”“怎么,林老师这办公室现在有什么宝贝不能……哦,小华在啊”一进门就看到了站在沙发前的华峰,乖巧的样子和刚刚课堂上打架的样子截然相反。

“王教授好。老师,对不起,不应该在课堂上打架,给您和林老师添麻烦了,请您原谅”深深鞠躬。

王烟京已经坐着了,又站起来去扶华峰。

“你的道歉,我收下了,不过,年轻人,以后还是要能沉得住气啊。”

于是得到原谅的华峰偷偷去瞟林雪黎,半讨好似的。

那人却偏不看他,“你先回去吧,我和王老师还有点事”公事公办的口气。

林雪黎转身沏了壶茶,双手捧着一杯给王老师“师兄,这小子脾气太硬了,给您添麻烦了”

“呵,替他道歉?”王烟京接过茶放在茶几上,悠悠的问,略带玩味的看着林雪黎。

“毕竟是我的研究生……”林雪黎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多了几分心虚。

“研究生?”

“您……师兄什么时候知道的?”

“林老师什么时候对新生这么上心了,还特意要了面试视频看。你以为你找丁老师要新生导师意向书,让学生知道你林老师今年开始带研究生这些事是一位普通硕导该做的事?面试时,这孩子抽到的那两个训诂研究方向问题也是你安排的吧?”顿了顿,王烟京往前倾了倾,收起玩味的表情“你以为,你凭的是什么?能在研究生面试上作弊?”

“作弊”二字实在有些重了,林雪黎立刻站了起来,标准军姿。

“呵,我早猜出来那孩子的身份了,八年前,要不是他,你也不会考老师的博士,决定继续科研吧?”王烟京抬手端起了茶杯“这么说来,我倒还该谢谢他,要不然,去哪找这么一个帅气听话的师弟”

林雪黎这才偏头看了一眼师兄“原来师兄早就猜到了”

“这孩子不错,我去看了他本科发的论文,是个科研的好苗子。他本科跟着张燕学的,说起来,也是咱们门里的人。上次那个研讨会张燕还跟我说自己带了一个本科生是个不错的,要推荐给我,这么说来,我差点抢了林老师的人”

“师兄真要收,我哪敢跟您抢”林雪黎凑上去给他师兄添茶,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

俩人讨论完项目申请书,王烟京出门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摆摆手制止了林雪黎送他出门的念头,似是不经意的“我那需要十份手写的《中小学生诚信准则》,我是没时间写了,劳烦林副教授动动手?蝇头小楷,不急,下礼拜让你学生给我送过来”

林雪黎一怔,他师兄哪里是要什么《中小学生诚信准则》,分明是在给他提个醒罢了。

关上门刚坐到电脑桌前,就看到十五分钟之前华峰发给他的消息“对不起,老师,今天给您添麻烦了。”

添麻烦。这是他今天第三次听到华峰说这个词了,林雪黎冷笑一声。




分界线


没错 林老师当初口中的“双选”的的确确是双选,在华峰还不知道林雪黎是不是八年前那个林老师的之前,林雪黎就已经主动了解了华峰的个人情况,甚至在面试的时候不惜“作弊”去考察华峰对他研究方向的掌握程度。


以及,王师兄相信林老师的人品,所以虽然把这件事定性为作弊,也只是罚了他抄写,小惩大戒。


最后,华峰已经迫不及待作死了,林老师的拍还能忍的住吗


尊重(五)

华峰眼看着他老师拉着王教授的手笑成了一朵花,突然想起来那天搜林雪黎的时候相关推荐。王老师跟他师出同门,算日子,可能还是一起上过学的师兄弟。心下了然。在心里暗自觉得王教授好像也亲近了起来。

只是想起武䄭,以及他做的事,华峰暗暗在心里不齿。

转头就看见武䄭已经搬来了一把椅子放在主位旁“师叔好,我叫武䄭,是王老师今年收的学生。老师喊我们一起聚个餐,师叔一起吧”笑的热情且热情。

林雪黎于是笑着对王教授说“这孩子,有礼貌,不像我那两个”说着随即目光转向站着的俩人,招招手,脸上的笑意隐了隐,只是若非熟悉的人,怕是看不出来。

“言思,华峰,今年带的俩学生。”“也不知道过来打个招呼,这是王教授,你们都认识吧,按辈分,你们该叫师伯的。”

“师伯好”“师伯好”乖巧的两声。

“哈哈哈,小朋友们,你们好啊。”王烟京一向对学生和蔼的,“我还没问你你今年倒是转性了,怎么愿意带学生了,你不是说以前……”

“师兄!”林雪黎罕见的打断了他师兄的话,脸上也多了几分严肃。

“好,好,我什么都不说,和两个小朋友一起吃个饭吧?”

“师兄别客气,师兄新代了研究生,今天师门好好聚一聚。我也是第一次带他俩一起吃个饭,下次我请师兄一起”

 

王教授的学生都站起来打了招呼,于是林雪黎带着俩人去了早已预定的包间。

 

等菜的间隙。林雪黎向他们介绍师门的情况。收起玩笑的笑容,严肃的嘱咐他们“王老师师门的学生,你们也要跟着喊师兄师姐”。

第一道菜端上来的间隙,林雪黎听得左边一生小声的嘟囔“他也配”,不是很真切的一声嘟囔,却还是落进了林雪黎耳朵里。林雪梨忍不住回头看了人一眼。像是在课堂上偷吃被老师抓包的小学生,华峰一下涨红了脸,并不确定老师有没有听到他的那句不情愿的抱怨。

 

饭很好吃,林雪黎在饭桌上没聊起学习,只给他们介绍北华市有哪些好吃好玩的。一顿饭下来,华峰只觉得眼前这个人好像是变了点,八年前,他断然不会和学生这般亲近,当然,八年前,学生也只是学生。

 

 

一周后,正式开课第三天。

林雪黎刚给本科生上课回来,正想着问问两个学生选课的情况。微信突然弹出一条消息,是文学院研究生辅导员丁老师:

“林老师,您的学生华峰与王教授的学生,也是他舍友武䄭,在王教授的课上打起来了。学院考虑到是新生,这次没有给纪律处分,但是导师知情书还是要麻烦您签一下字。”

冷笑一声,林雪黎单手扶了扶镜框“这么忍不住事儿”。

到办公室的时候,华峰正站在办公桌前的空地上,低头也不知再想什么。“林老师,来了”听到丁老师的打招呼,才慌忙抬了下头,又慌忙低下去,老老实实的站着。

 

林雪黎心里又是一个冷哼“这装模作样的本事是一点没变”。

 

签字,“给您添麻烦了丁老师,学生我带回去好好教育教育”

转身。

华峰连忙鞠一躬“丁老师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得到回应后急急忙忙去追林雪黎。

林老师办公室在六楼,行政办公室在二楼。华峰跟到电梯口的时候,只看到他老师冷着的一张脸,和缓缓关上的电梯门。

发怔。华峰补救般的去爬楼梯。

 

平复呼吸,站定,三声规规矩矩的敲门。

没反应。华峰没敢再敲。

十分钟,林雪黎出来上厕所。

 

“老,老师,对不起……”


尊重(四)

饭店离学校很近,走了大概十几分钟就到了。一路上林雪黎不咸不淡的问他们几句,倒是言思,看不出来还挺能说的,一路上又是八卦学校,又是讲之前本科的老师。


华峰走在最外侧,中间除了回答林雪黎问的一句酒量怎么样,几乎没有开口。


饭店到了,华峰紧走两步帮忙扶门。倒不是他有多殷勤或者礼貌。跟在林雪黎身边的那些年,有些规矩,已经印在了骨子里。


好巧不巧,一进门,华峰就看见了他的舍友武䄭,以及文学院教授王烟京。早上还在宿舍抱怨自己没有选到导师的武䄭,看这样子,像是已经在师门聚餐了,一桌人大概十来个的样子,正有说有笑。

华峰一向不待见他这个舍友,虽然没处几天,只从他平时的说话处事也能看出来,就是一个见人说人话 见鬼说鬼话的角色。


华峰不想多寒暄,正想打个招呼就离开,却见王烟京朝他招招手。嗯?华峰迷糊的望过去,王老居然认识我?还对我笑的如此慈祥又温柔?


却见,身旁的林老师健步如飞,笑盈盈的走上前去,一声欢快的“师兄”让跟着他的俩学生都愣在了原地----虽然他们林老师平时看起来也很温柔,但想这样把欢快和笑意写在脸上的时候,也还真是少。


尊重 三

林雪黎扶了扶眼镜。

华峰有一些些的失神,好像回到了初一的那个时候,他就坐在第三排,语文课,讲台上的林雪黎讲课讲到激动的时候常常配合各种身体动作,一改往日的斯文形象,讲完心情平复以后,又总会下意识的去扶眼镜,然后恢复那种文弱书生的样子。为此,班里还有同学私下开玩笑,说老林在暴走大叔和奶油小生之间疯狂游走。华峰很喜欢他扶眼镜的样子,林老师喜欢带框式眼镜,扶眼镜的时候,总是两只手指抓住上下框,那样的姿势,有一种莫名的认真感。

“我的研究情况你们应该也了解。之前我也找你们聊过一些,你们大致学习状况我也了解。都是很不错的学生,你们能对我的研究方向感兴趣,我也很开心。今天找你们来,主要是想听听你们的规划......华峰?”

“啊?”华峰的思绪总为他下意识的一些小动作分神,到后来,竟是完全走神了。此刻,他抬头看着林雪黎盯着他的目光,心虚无比。

“华峰同学可能想问题太认真了”林雪黎收回盯着华峰的目光,不咸不淡的调侃了一句“那,言思,你先来吧?我看你这个研究计划做的很细致,非常认真,昨晚熬夜了吧?”

言思不好意思的笑一笑“好,老师,那我先说吧,我本科期间,整理过《论语》中的行为动词,研究生阶段我想接着做,把上古行为动词进行一个.....”

华峰听着,客观的想“态度认真,基础一般”果然与对她的初评价一致。

林雪黎点点头,看向华峰,和他手上的那张,A4纸。

华峰把纸递到林雪黎手中,他居然又一次捕捉到了林雪黎眼里的一丝不悦。至于为什么,他想不出。他只觉得,今天林雪黎好像已经有很多次,流露出这种不悦的目光。

等华峰汇报完自己的计划,已经六点快半了。林雪黎简单的提了些建议,很客观等,也很一针见血的建议。

然后站起身,将手中的两份研究计划放在桌上,跟他俩笑着说,“走吧,请你俩吃个饭”

华峰将椅子搬回办公桌前的时候,望着言思那塌厚厚的研究计划,有些说不上来的失落感。

给老师跪下吧 我错了

林门君子

华峰的手机震了一下“林老师邀请你和可乐加入群聊”

“林老师修改群名为“林氏三君子”

林老师:你俩今晚各自拟一份研究计划,明天下午四点半来趟我办公室

可乐:收到,谢谢老师

华峰动了动手指,有些不情愿的回了一个字“嗯”


第二天,华峰带着一张写了大纲的A4纸去找老师的时候,分针刚刚好跳到30的位置。华峰气喘吁吁的敲门,听着里面的谈笑有一瞬间停滞,然后一声看似平常的“进来”,开门的时候,华峰却莫名的觉得林老师声音里有那么一丝丝不愉快。

言思已经到了,看到华峰笑着站起来跟他打招呼。

一一打招呼。

林雪黎介绍他们认识“言思,这是华峰,也是我今年收的学生”

为什么,先向她介绍我。华峰有一瞬间的失神。

“言思,也是你的同门,搬把椅子坐吧”

华峰看着俩人坐在沙发上,转头搬了林雪黎的凳子坐在对面。



尊重(一)

开学第一周是各种新生教育活动。就那么不咸不淡的过着每一天。

那天下午,是学院的新生见面会。

无聊的自我介绍。华峰一边低头飞快的划拉手机看最近的时政新闻,一边有一耳朵没一耳朵的听着。

“嗯...我的导师是文学院的林雪黎老师.....”

华峰猛的抬头。正在发言的是一个个子不高的女生,还有点胖,从华峰的角度望过去,刚好看着她带了黑框眼镜的侧脸。

之后的五十分钟,华峰一直沉浸在诧异当中。他竟然,还收了别人?

新生们三五成群的准备离开,华峰去看那个女生。她正在收拾书包,把放在桌上的东西一件一件放进去。好像找不到什么了,又手忙脚乱的翻半天。

普通,笨,没什么特点。华峰不喜欢和这种女生打交道。但他还是走过去“那个....同学,你是林雪黎老师的学生?”

正在找东西的女生愣了一下抬头看他“啊...是。”又补充道“你是哪位老师的学生啊?”

“我也是,林老师的学生”“你知道林老师一共收了几个学生吗?”

“好像....我不知道,我找老师的时候,他只说目前只有我一个,哎,那我们以后是同门了,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呀?你.......”女生似乎被勾起了话题,开始热情起来。

“所以,他竟然,也收了别人?而且.....还是在收他之前?

”华峰无暇听女生说话,牙咬的嘎嘎响。

“当初是谁说只收我一个做徒弟的,骗子”

“你什么意思啊,收了其他人还收我”

“你明明早就知道我考这个学校,却不联系我”

......

“哎,同学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我叫言思。”

“华峰”

“哎 好嘞 有机会一起干饭哈 我舍友还在等我 我先走了 拜拜”

“好,拜拜”华峰客客气气。“拜你个头,林雪黎,你居然敢收别人,还是个这么普通的女生!”


重逢

林峰等不及回到宿舍,便用手机开始查林雪黎的信息。他虽然是抱着一丝幻想一丝绝望一丝赌气的成分考了语大,给他发了报考邮件。但在备考到刚刚的那么久时间,他真的,一次都没敢点进他的主页。

来到文大第二年,破格成为副教授。

学界泰斗王安元先生的关门弟子。

发表核心论文二十六篇。

三年....未招收硕士生。

八年时间,优秀的人在哪里,都会很优秀。


林峰锁屏,一边漫不经心的踢着脚下的石头,一边想,为什么,三年不收学生?他后知后觉,所以,我..我是他的开门大弟子?

这样的认知让林峰有一瞬间晃神,像是一下子回到了十几岁的年纪,他站在他办公室,和他一起讨论《雷雨》的悲剧形成原因,因着对一个问题的不同看法跟他大声争执,最后僵持不下,情急之中说了赌气的话,被他一把提溜到自己身边不轻不重的扇了一巴掌,不是很痛,却威力十足的警告。然后那天被罚对着墙喊了十遍“我错了,不该那么急躁”,当时的窘迫还历历在目,生怕有人突然敲门进来。可是此刻,他却有些怀念。

回忆撞进脑子里,暗流涌动。

幸好,我又遇见你了。

重逢

“你现在知道了是我,想走,我也不拦着”

华峰猛的抬头,盯着面前的人。你还是这般,自信跟从容。对什么都轻描淡写,就好像没什么能让你生气或高兴一样。林雪黎不知道,华峰其实很讨厌他这种莫名的从容感。

坐在沙发上的人握了握拳。又松开。

也没有过去很久的时间,窗外吹来一阵风,九月的帝都,仿佛还在夏天,风吹着,惬意舒适。


“本科,主要跟着老师做项目,参加过清华简的修复项目。发表相关论文两篇,一篇核心。毕业后的暑假没怎么读专业书,学了一门乐器,出去玩了两趟,其余时间在自学统计学”。

“很优秀。”林雪黎中肯的评价,点了点头。“研究生复试的时候我不在,不过后来回看了录像,答的还算不错,同级里,基础算可以的”又顿了顿,迷了眼,看向眼前的人“暑假,为什么,不看专业书?”

“.....”

“说话。问话不回,谁教你的道理”突然严肃起来的语调。

“.......”

沉默。

“是,对不起”下意识的,华峰突然没有理由的打了个寒战,混杂着一些切肤的回忆。从善如流。

“认错到还挺快”对面的人声音又恢复了之前的语调。“我不问你了,已经过去了。但是,以后,专业书必须一直看,每周三篇前沿文献,一篇经典文献。两周来找我一次,作文献报告。研一,先上课,把该修的学分修完。这本书,从今天开始读,精读,我会随时提问”递过来一本书,还未拆封的新书,书皮还留着他的温度。“有什么问题吗?”

这,是收下他了吗?

“没.......”

“林....林老师,您是收下我了吗”

“不是我收下你。双选。我们互相选择”

有点不真实,八年,在梦里存活的人,一下子站在他眼前,告诉他“我们互相选择”


手搭在门把手上,规规矩矩的喊“老师再见”

他真的,又成为了他的学生。

阳光已经偏斜了。在楼道留下一块小小的阴影。